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十章 猴子爱吃丹药

第十章猴子爱吃丹药

猴子将须弥袋举在头上,示意盘雷淼打开。

“你,让我打开它?”

盘雷淼看着猴子,又看了看自己须弥袋问到。

也不知猴子有没有听懂,反正就是“吱吱吱吱”的叫着。

“好吧,我给你打开,正好也歇会。”

见猴子对自己没了敌意,这一直漫无目的的前进,盘雷淼也有些疲乏。正好坐下歇歇,幻轮椅切换为轮毂椅形态。

这一幕,吓得猴子又“吱吱”乱叫。一下的跳开去但是手中还是仅仅抓着盘雷淼的须弥袋。

““呵呵”你还会害怕啊。”见猴子被自己吓了一跳,盘雷淼笑到。

“过来,我给你打开。”

虽然不知道猴子想干什么,但是盘雷淼还是决定看看这个猴子到底能玩什么花样。

“吱吱!”似乎是怕盘雷淼对它不利,猴子面带怒容的尖叫着,似乎在告诫盘雷淼自己不是好惹的。

一人一猴就这么僵持着,终究还是猴子没了耐心,小碎步摸索着,再次靠近坐着的盘雷淼。

“哎呦!你!”

猴子将须弥袋直接扔到盘雷淼的腿上,然后又跳开去。同时用手指着须弥袋,吱吱的叫着。

“不清楚猴子究竟想干什么,那就打开看一看它究竟想干什么吧。”

盘雷淼这样想到。

“你还想抢?”

刚把须弥袋解开,猴子一窜过来,就想抢走盘雷淼的须弥袋。

可惜,他早有准备,猴子一下子没有抢到须弥袋,一下子就急了。张嘴就咬向盘雷淼抓着须弥袋的手。

“嘿,你这个小东西,在我身上还这么嚣张。”

一手抓着灰猴背后的皮,就将猴子提了起来。

被盘雷淼提着,猴子四肢离地,手脚在空中乱抓,却什么也抓不到,只能拿尾巴卷在眼前这个人的手臂上,让自己好受一些。

长时间的这样悬空,让猴子极为难受,眼前的情形也脱离不了被盘雷淼抓着的状况。

更何况,它真的很想知道眼前这个人吃的那个小丸丸是什么东西。自己都把自己心爱的坚果给了他,他竟然不跟自己交换,这个人真的是可恨。

盘雷淼看着猴子一点点的不挣扎了,但这一路被砸,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它。

正想着,也不知晓猴子在身上哪里摸索了一下,手里竟然多出两个塔松果,捧在爪子里朝着盘雷淼,双爪还一晃一晃的。

“你这是成精了吗?还知道求饶。”

看着猴子的动作,盘雷淼苦笑不得。

没有取猴子手里的塔松果,把猴子放在地上。轻敲了一下它的头。

“去找你的族群吧。别再随便砸人了,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心善的,小心被别人抓去吃猴脑。”

然而被盘雷淼放下的猴子并没有离开,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话,就那么在那站着。楚楚可怜的直勾勾盯着盘雷淼的须弥袋。

但是这副表情,放在个小姑娘身上,盘雷淼可能还感觉有点意思。出现在一个猴子身上,就让盘雷淼毛骨悚然了。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你要什么自己拿吧。”

说着,盘雷淼把须弥袋中东西一一拿出来摆在地上。

猴子见状,也不急了,反而安静的坐在地上,看盘雷淼从须弥袋中取出一件又一件的东西。

丹药、衣物、两把长刀还有几条烤的鬃猪肉。

看着盘雷淼,把须弥袋又系回腰间,猴子这才上去找自己想要的那个小丸丸。

找来找去,也没有小丸丸。反而那几条黑乎乎的东西,散发着诱惑猴子的香味儿。

没有小丸丸,那就尝尝这个诱惑猴子的黑乎乎东西吧。

“哎,那个不能吃!”

见猴子拿起鬃猪肉就往嘴里放,盘雷淼一把从猴子手里把鬃猪肉夺过来。

“吱吱~吱吱~”

一边叫,猴子还一边比划往嘴里放东西的动作。没有小丸丸,散发着香味儿的肉也不让吃,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

“想吃?饿了?”

看着猴子的动作,盘雷淼也大概明白了这个灰不溜秋的猴子想表达什么意思。

从玉瓶中倒出一颗果腹丸。

“吱!”

只听猴子一声尖叫,就从他手中把果腹丸抢走了。

“你这猴子,又不是不让你吃。”

看着又远离自己,似乎是怕自己又抢回来似的猴子,盘雷淼倍感无语。

不让它吃鬃猪肉,是因为鬃猪肉有毒,又不是因为别的。当然,这些跟猴子说了它也不懂。

见盘雷淼望向自己,猴子赶紧把手中的小丸丸放在嘴里。

“嘎嘣~嘎嘣~”

一股没尝过的味道,在嘴里迸发开。不是很香,但是一股特殊的感觉,让猴子流连忘返、念念不忘。

药丸太小,嚼了几下而已,药丸就在猴子嘴里化开,顺着唾液进入了猴子的腹中。

吧嗒几下嘴,似乎再怀念那种味道、那种感觉。

挠挠头,发现自己还想吃。爪子从头上摸过,那猴爪上竟然又多了两颗塔松果。而这一幕却没被盘雷淼注意到。

“你还想吃?”

看着又递过塔松果的猴子,盘雷淼惊讶道。

要知道,一颗果腹丹对于锻骨镜之下的人来讲,那是一天的能量。相当于凡品妖兽一天需要的能量。

“不行!不能再吃了,会撑爆你的。”

见他不给自己那美味的小丸丸,猴子又开始“吱吱吱”的乱叫。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感觉盘雷淼不像坏人,它竟然直接跳到了盘雷淼身上,拿着塔松果就往盘雷淼嘴里塞,似乎是吃了它给的塔松果,盘雷淼就会给它喜欢的小丸丸。

“你!”

“给给给。”

被它闹得没办法,只好又取出一颗果腹丹给它。

“这是最后一颗了啊。我也该继续前进了。小猴子你也快回族群吧,这外面很危险,跟着我的话更危险。我这一行生死都不定呢。”

盘雷淼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摸摸好像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吃掉手中的丹药的猴子的小脑袋,也不管猴子听不懂,权当是诉说一番。

这一番话,不仅仅是希望猴子能安全的活着,也算是发散一下自己心中的压力。从被唐家双胞胎刺杀,到现在盘雷淼心中一直有种压抑感。

从决定踏上武道一途那一刻起,盘雷淼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

要么杀人,要么被杀!

但是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被追杀,即便当时表现很轻,又有谁知道盘雷淼心中的压力?

当唐氏双胞胎的鲜血,溅到他的脸上时,没人能理解那种从胃里直冲脑顶得到那种感觉。

这半天,如果不是猴子它一直吸引他的注意力,可能他早已经崩溃了。

“希望你永远不会遇到这种事情吧。做一只普通的野猴也挺不错的。”

看着一脸陶醉,嗅着手中药丸的猴子,盘雷淼喃喃道。

“再见了!小猴子。”

转过身,低语一声。挥起手,朝后方摆了摆。

悄悄地收好须弥袋,没有惊动陶醉丹香的它,悄悄地离开。

在盘雷淼转身后,却没发现,猴子盯着他的背影,就那么一动不动。

一下午的时间,不知道在暗渊山脉中又走了多远,知道太阳悄悄地遮住了脸,盘雷淼才发现天已经很晚了。

残月高悬,透过繁茂的叶子,在地上铺了一层霜落般的光辉。

照昨日布下几重陷阱,捉了一只角鹿,燃起一堆篝火后,攀登到树上。他的身影就这般消失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中。

这一切,都落在距盘雷淼不远的一颗树上的生物眼中。

“啊~哈~”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一觉醒来,阳光又不知何时露出了头。

简单的洗漱后,准备取出颗果腹丹食用。

盘雷淼突然发现,自己须弥袋中放果腹丹的玉瓶,竟然空了。

嗯???

什么鬼!!!

一时间后怕感由心而生。布下了陷阱,布下了诱饵,竟然有人摸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谁会只拿果腹丹呢?”

一道身影,渐渐的浮现在眼前。

重新爬上树梢,果然,在树杈处放着几颗塔松果。

“猴子!!!”

“嗖~嗖~嗖~”

惊起几只飞鸟,不远处,某个树杈处,一只猴子缩了缩脖子。然后美滋滋的拿起一颗引诱猴子犯罪的小丸丸放进嘴里。

“咕噜噜~”

怒吼过后,肚子传来一阵阵抗议。

先解决肚子问题再说吧。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将眼睛看向那个还被自己绑着的角鹿。

“呦~呦呦~”

一阵凄惨鹿鸣过后,角鹿就这样被盘雷淼架在即将熄灭的篝火上烤。

添了把柴,篝火烧的更旺了一些。

时间不长,一点淡淡的肉香味传了出来,还没等他来及取下来,就变成了淡淡的焦糊味儿。

“我······”

一阵无语,拿下微微烤焦的角鹿,闻了闻,还好没完全糊。

“呕哕、呕哕、哕——”

刚咬了一口烤出来的角鹿肉,还没咽下去自己的胃就开始反抗了。一股股的液体从胃中直冲而上。

好不容易压下去了恶心的感觉,看着自己烤的角鹿,心头泛起退缩之意。

“咕噜噜~”

又一阵饥饿感传来。

“擦嘞!!吃吃不下,你还叫饿!!”

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盘雷淼用手拍了拍肚子说到。

再度看向手中的烤角鹿,心一横,恶心死总比饿死好。

屏住呼吸,撕下一条角鹿肉,不管不顾的开始咀嚼,稍微嚼了几口“咕嘟”就那么生硬的咽下去了。

“呕!呕!”

捂着嘴,全力的将呕吐感压下。

“咳咳”

喝了口水,那种反胃感稍微小了点。再次屏住呼吸,强迫自己又吃了几口角鹿肉后,赶紧捂住嘴,同时疯狂的开始给自己灌水。

“呵呼!呵呼!”

喘着粗气,肚子里像翻江倒海一般,但是好歹那种要吐出来的感觉消下去不少。

“呕!”

看到自己手里的角鹿肉,盘雷淼只感觉自己又有恶心的感觉。赶紧将自己手里的角鹿肉远远的扔了出去。

不再想这个让人难忘的早餐,将篝火熄灭,继续前进。

“吼!!!”

不知行进了多远,盘雷淼又感觉腹中有了空荡荡的感觉。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兽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