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二十八章 山谷山匪

第二十八章?山谷山匪

“呦,雷淼老弟,恢复好了啊!”

看着盘雷淼走着出来的,葛言打趣道。

“嗯,好了。葛大哥,怎么样?”

“嘿,你还真是急性子。行了,三天后出发。不过队长说了,不能你自己去,毕竟你身体可能还没恢复完全。得你姐辉月跟着才行。这不我今天来就是来找你俩的。你姐又陪着优颜出去了?我看最近贺石也没动静了,应该没事了吧。”

看盘雷淼不停的追问,葛言也不再乱扯话题,说起了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是一起去了。要是辉月姐也去,贺石那边怎么办?我就是担心李姐和若彤的安全。”

听到要辉月一起去,盘雷淼提出了心中疑问。

“贺石都这么长时间没来了,咱们去也不过去个七天左右,没事的。大不了让李优颜这几天别出门。我就不信贺石他还能来村子里行凶。”

“也好,那就等三天之后拜托葛言大哥了。”

想了想,盘雷淼感觉葛言所说确实不错,更何况村子中还有不少人暗地里喜欢李优颜想必就算贺石来了也不能对李优颜和若彤造成什么伤害。

三天后,李家寨村口。

“雷淼哥哥,把小灰灰留下好不好啊。”

小若彤摇着盘雷淼的胳膊撒娇道。

“吱吱吱~”

还未待盘雷淼说啥,猴子听到小若彤的话,“吱吱吱”的跳到了盘雷淼的后背上,四只爪子死死的抓着盘雷淼身上的裘衣。

“额。。。小若彤啊,你看你把小灰吓的,过几天哥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哥哥带走小灰灰几天。”

感受着小灰的万般不愿,盘雷淼也不能强迫小灰,只好蹲下来安抚若彤。

“哼,雷淼哥哥不好了。小若彤不喜欢你了。”

耍起了小性子的若彤,还真扭头不理盘雷淼了,跑去围着辉月团团转起来。

“呦,辉月妹子,雷淼老弟,李家妹子到的挺早啊!”

“葛大哥,也不早刚到一会儿。”

听到看到葛言和他身后的十几个人,盘雷淼知道这就是今天要出发的贩运队了。李优颜和辉月都很默契的没有出声,在人类世界生活了近半个月的辉月越来越能懂得人类世界的潜规则了。

“哈哈,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呢,是咱们李家寨村贩运队的队长——李谦。一般打的猎物、种的粮粟还有要才买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他组织的。”

说着话,葛言拍了拍身边呢一个瘦高个,鹰钩鼻的男子。

“你好,盘雷淼。”

李谦站出来,微笑着朝盘雷淼伸出了右手。

“你好,李哥。”

这时,盘雷淼才看清了面前的男子。身高七尺二,瘦削的身体,消瘦的脸颊上引人注目的便是那鹰钩鼻,刀刃嘴。

“嗯,既然都认识了,我们便出发吧。这次的东西有些多,所以也没来及提前跟你们说,咱们这次和张庄、阎村的队伍一起走。”

“没事没事,多几个队伍一起,也多一些照料。”

其他人尚未说话,葛言便出言说到,这一说,把其它人口中的话都堵了回去。毕竟也一起共事了这么长时间,再出言就显得不给李谦面子了。

“对,人多些反而安全有保证。而且有辉月姐在,更不用担心了。”

盘雷淼笑了笑说到,话语间隐隐提了一下辉月存在。

“行,既然都没意见,那就准备出发吧。盘雷淼你们现在还有其它事情吗?没有咱们就出发了。”

听到盘雷淼的话,李谦眼睛微不可察的一缩。

“我们随时可以,早就准备好了。”

“那就,出发!”

李谦大手一挥,车队缓缓的动了起来。盘雷淼带着辉月和小灰走在了车队的最后面。

“辉月姐姐!雷淼哥哥!小灰灰!你们要早点回来啊,小彤彤给你们烤好吃的棒谷吃!”

行及未远,身后传来了若彤小萝莉的声音。回头看去,李优颜和小若彤在村口伫立,目送着一行人离去。

盘雷淼向后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不再回头,快走几步跟上了前方的车队。

“李谦!你们李家村可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啊!”

一行人行约数十里,遇见了早已经汇合了的张庄、阎村的两只队伍。

“哈哈,急什么?好饭不怕晚再急也早到不了多长时间啊。”

打了个哈哈,三人没有多言,三支队伍说是汇合一起前行,又泾渭分明的彼此防卫着。

“辉月,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你有发现什么吗?”

走在后面的盘雷淼低声说到。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辉月虽然看到了很多,但是毕竟入世未深,暂时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不知道,总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就像之前和豹王对战时的感觉一样,心很乱,但是大脑又很集中。”

盘雷淼也说不上来具体哪里不对劲,只能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看辉月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情况。

“没事,有我在呢,你还怕什么?”

“也对,可能是我多虑了。”

有了辉月这句话,盘雷淼感觉有些慌得内心竟然出奇得平静了下来。

“机体预警?这么弱的实力,他是怎么有的这种能力?天赋吗?”

看着面前的盘雷淼,辉月陷入了深思。脑海中遗传的记忆,拥有机体预警能力的人类无一不是超级强者,但是盘雷淼这弱小的实力能够机体预警让辉月见识到了他的不平凡一面。

黄昏时分,三队人抵达一座低矮山谷,没有人发话,三支队伍竟然齐齐的止住了脚步不在前行,转而摆弄起了伙食工具。对于这些乡下的贩运队而言,出门在外有口饱饭吃就不错了。至于休息只能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

“葛大哥,怎么停了?”

看到葛言后,盘雷淼拉住葛言问到。

“哈哈,别惊讶,这条路都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都是山谷前休息一晚,第二日再过山谷。要不然过不去山谷,就只能在山谷中停留,若是遇上危险,跑都没地跑。这些都是前人留下的经验。要知道最初啊,人们都是能走多远走多远,没有说在山谷外停一天,第二天过山谷的说法。后来······”

知道盘雷淼第一次来肯定有疑惑,葛言感觉有了卖弄的资本,夸夸其谈的说了一大堆。

“行了行了,别卖弄你那点知识了。赶快准备家伙,一会开饭了。”

李谦走过来,锤了葛言一拳说到。

“那个,李大哥,我们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吗?”

见葛言终于止住了话语,盘雷淼松了一口气。

“你们是客人,第一次跟着来,就等着吃饭吧。不用你们上手了。”

一夜间,那股危险的感觉也没有再出现,再次归到露宿野外生活盘雷淼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有一种全身空灵的感觉。

次日天微微亮,贩运队便再次启程,踏入了山谷之中。

行驶在前面的第一辆货车车将要转过两处陡坡交错之处,陡坡要害突然崩裂,无数落石飞溅而出。

随之而来的就是两边山坡涌出的密密麻麻的山匪。

“山匪!”

最前方之人话音未落,便被领头的山匪一刀毙命。

“杀!财宝!美女!统统是我们的!”

山匪后面一身呼喝,转眼间,整个车队就被山匪给围住了。

三个村的领队呈三角而立,将三家的车队保护了起来。

“敢问是哪山哪位王?我们几个村庄素来未曾得罪过阁下,不知今日为何抢我等小民的营生?”

李谦朝着四方拱了拱手,声传四方,在这狭小的山谷中传来了阵阵回音。

“哈哈,没得罪我们,不过你们得罪了别人!”

巨雷般的声音响起,山匪中走出一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壮汉。肩扛九环刀,随着他的步伐叮铃作响。

“敢问可是克桑山当家见面?不知可有商量的余地?”

朝着站出来的人拱了拱手,李谦说到。

“嘿!商量什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怪你们命不好吧。小的们!杀光!”

未待李谦再说其它的,一刀便直直的朝着李谦劈来。双方瞬间战做一团。

“杀!”

盘雷淼一斧劈开了冲到自己面前的山匪,就看到辉月玉手轻点,冲到她跟前的三个山匪就倒在了地上。没有鲜血飞溅,没有惊人的声响,三个山匪就无声息的失去了生命。短短时间内,辉月身边就堆积了数十具尸体,身边数丈没有山匪敢于上前。

“老二、老三,先解决了这个娘们!”

见此,壮汉一声大吼,舍开李谦,朝着辉月冲了过来。另外与张庄、阎村两村队长对战的人同时舍弃了自己对手,朝着辉月杀了过来。

时间推进,地上的尸体已不下百具。山匪的三支队伍的互有死伤。场中李家寨一方只剩下了盘雷淼、辉月、李谦和葛言。张庄和阎村两方加起来也不过四个人。辉月一人独占克桑山三人仍显得游刃有余,剩余的几人都各自分散的苦苦支撑着身边的敌人。

“杀啊!”

李谦一声呐喊,竟从他的包围圈中冲了出来,一剑结果了包围着葛言身边的一人,与葛言汇合到了一处。

“老李,怎么办?这一次估计性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