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三十四章 城主之邀

第三十四章城主之邀

“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她喜欢吃美味的食物,最好灵气充裕一些的。”

看着陈启落寞走出去的背影,盘雷淼忍不住又提醒了他一句。

“好的,多谢了。”

听到盘雷淼的话,陈启喜出望外。有了对方的喜好,再讨好对方就不难了。原本打算呆一晚的陈启直接改变了注意,回到城主府后,整个城主府运作了起来。

第二日,天未大亮,一辆奢华的角车停在了同旅客栈外。

“小兄弟现在方便吗?”

盘雷淼还未起床,边听到陈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用想他也是为了见辉月。

“城主,这么早啊。”

一打开门,果然陈启带着两个家丁正在门外候着。

“嘿嘿,这不是准备宴请几位嘛。还望小哥今天能为我引荐一下辉月大人。”

“行吧,小灰你去看看辉月起床没有。”

喊了猴子一声,小灰直接从窗户跳到了辉月的房间。

“吱吱吱!”

“小猴子,你过来干什么?”

正在解析信息珠构造的辉月,看到小灰过来,手一翻,把信息珠收了起来。

“吱吱、吱吱吱”

“昨天那个轻薄之人的父亲想见我?不要,败类般的东西,没做成冰雕不错了,还找我做什么?”

听懂小灰的意思后,辉月面带不爽。更不乐意见见那捞什子城主。毕竟整个盲城,唯有城北有一处位置有让他感到对自己有些威胁,不过那股气息起伏不定,想来也威胁不到自己。

“叩叩”正想着,房门却被敲响了。

“辉月姐,开开门啊。”

门外传来的盘雷淼的声音。等了半天也不见小灰回来了的盘雷淼,知道辉月已经醒了。想着借辉月的名头,利用城主府的力量找寻盘家人的他,带着陈启敲响了辉月的房门。

眉头微蹙,仔细想了想,一挥手辉月还是把门打开了。

“他就是盲城的城主吗?”

看着盘雷淼身后的人,辉月问道。

“额,辉月姐你怎么知道的?”

还想着介绍一下的盘雷淼被辉月一问给问住了。

“当然是小灰告诉我的了。”

“那个,鄙人自我介绍一下,贱姓耳东陈,单名一个字启。时任盲城城主。”

见盘雷淼还没介绍自己,陈启硬着头皮站出来介绍了一下自己。

“这个,辉月大人,在下于家中备了一桌上好的酒席,不知是否有幸能请大人一叙,以感谢大人教育犬子之恩。”

陈启双手抱拳,微微弯腰说到。

“嗯?你不应该痛恨我、并想尽办法除掉我吗?毕竟,你的儿子可是被我废掉了,当着那么多人打了你这个城主的脸。”

对于陈启所说的感谢,辉月心中是一万个不相信的。哪怕是在暗渊山脉中,也没听说过哪个族类孩儿被打后不报复还要上门感谢的。即便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很多,顶多也就是不追究。感谢这事,骗蛇呢啊!??

“不敢、不敢”

听到辉月的话,陈启摆着手连道不敢。

“我是真心的想感谢您,犬子无状,近些年都被他娘给宠怀了,连我都管不了他。虽然我也曾多次强调不要因为我的存在,就给他特权。可在这盲城中,那些想攀附城主府的人,以及他的那帮狐朋狗友背后的家庭,还是导致了他没什么实力却总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心态。有了您这次给他的教训,想必日后他能够认识到,他的父亲在这盲城也并不能一手遮天,相信他日后也必能改过自新。”

一番话说下来,在一旁听着的盘雷淼不得不感叹陈启的明事理,可惜其子却太过嚣张了。

“况乎大人并未下断绝之手,给了犬子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他这每天哀嚎,也着实的受不了,在感谢您之余,不求其它,只愿大人让犬子身体痛苦稍弱一些即可。”

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陈启说的也确实有一番道理。辉月还是未说话,想去吃大餐,但是自己一个堂堂天妖这么直接答应,岂不是显得好没面子?

“唉,辉月姐,要不咱们就去看一看吧。我看陈城主还算是个明事理的人。”

盘雷淼适时的送上了一发助攻。

“也好,那便去看看吧。不过先说好啊,我只是去做客吃饭而已。”

见盘雷淼给自己一个台阶,辉月赶紧就下来了,对她来说,蛇生唯美食不可辜负。

“嘿嘿,那就请大人移步吧。客栈外已经备好了车,家中宴席,昨日已经请厨师连夜制作,只待大人赏脸一叙。”

虽然辉月说只是去做客吃饭,但是第一步迈出去了,那么让她减轻耀儿的痛苦还远吗?要不是没有真正的伤及耀儿的生育能力,自己也不会这么好言了。

“那就走吧。对了,还得把田治带上。”

既然两方都有意向了,盘雷淼就直接开口说到。这时,陈启越发的重视起这个锤皮境的小家伙了。

“淼儿哥儿,我就在外面呢。”

在门外被拦下许久的田治听到了盘雷淼的话,在门外喊道。七毒丹还未解开,要是因为他们谈事情耽误了时间,田治感觉自己死的就太冤枉了。

“那行,咱们走吧,辉月姐你先下去,我随后就来。田治你进来一下。”

田治说他在门外,盘雷淼只好让辉月她们先下去,然后再给田治丹药,防止他起疑心。

“行,那你们快点啊。”

说完辉月和陈启四人先出了客栈。

“管好自己的嘴了吧。”

田治一进来,盘雷淼直接问了这么一句。

“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命在你手里,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田治似乎早知道盘雷淼会这么问,没有一丝犹豫的就回答了出来。

“行,这是今日的解毒丹,你拿去。”

听到田治没有暴露辉月的身份,盘雷淼取出一颗通体雪白,带着丝丝冰凉的丹药交给了田治。

丹药入喉,清凉爽口,带着一丝甜腥的味道。

“走吧”

见田治吃下了辉月给的这颗丹药,盘雷淼放心的带着田治出了门。小灰紧随其后,走了几步,许是嫌弃太累,跳到了盘雷淼的肩上。

客栈外,一辆奢华的角车停在青石路上。四面被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使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

车外,站着陈启带来的两个随从。想来陈启和辉月已经上了车。

“公子请。”

二人弯腰对着盘雷淼行了一礼,做一个上车的手势。

撩开车前的帘子,只见陈启正襟危坐,辉月斜斜的躺着,白玉酒壶在其手,似乎成了她那修长玉手的点缀。有些滑落的轻纱薄衫,露出了一片雪白的香肩。也难怪陈启目不斜视的正襟危坐在那。

“咳咳”

见状,盘雷淼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低头钻进了角车的车厢中。

田治十分自觉的没有跟进去,坐在了车厢前面。毕竟,怎么说他现在还是盘雷淼二人的俘虏啊!两位随从,坐在两侧,驾起角车想城主府而去。

“你们来了!”

听到盘雷淼声音,辉月坐了起来,双肩一动,滑落的薄衫轻纱恢复了一位。一副端庄贤淑大家闺秀的样子。

“吱吱吱”

小灰看着辉月手中的美酒,跳了过去,拿起酒壶,往嘴中“咕嘟咕嘟”一阵灌。喝完了似乎还不进行,抹了抹嘴,竟一点异样没有。看了看辉月没有什么表情,又偷偷拿了一串葡萄,跑回了盘雷淼的背后。

“呵呵,小猴子就是这样,还望陈城主勿要见怪。”

看着这一幕,辉月没有说话,盘雷淼知道打个圆场。而辉月没说啥,陈启更不敢说什么了。现在他心中就想知道盘雷淼是什么人。看样子这几人中,反而像是盘雷淼这个锤皮境的小家伙在做主一般。那只猴子也不是简单的猴子,冰棕灵酒,这酒是连融身境都能醉倒的烈酒,这猴子喝完一壶,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让陈启对盘雷淼的身份更加的猜疑了。

“哈哈,没事没事,食物是用来吃的,酒是用来喝的,没有人吃,没有人喝,那这美食与美酒岂不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打了个哈哈,陈启示意此事就此揭过。辉月还是在那端坐着,一副高冷的模样。若不是一开始她那么斜坐,说不定陈启还真要信了她是个高冷范。盘雷淼也早已习惯了辉月这时不时装装样子的习惯。

“那个,冒昧问一下,小兄弟你家世何方?”

反正辉月不说话,盘雷淼看样子是个做主的人,陈启便起了先与他交好的心思。

“当不得城主小兄弟的称呼,我家住远方。”

盘雷淼指了指头顶,表明自己乃是帝都人士。

这一指,却被陈启理解错了。两个月前的那两个女子,就是自帝都而来,这一男一女,莫不是为了她们而来?毕竟女子有这般高实力的人本就不多,而陈启却不认识辉月,自然就把她当成了现帝主神武悦文培养的人。而一个极恨男人的帝主,他的手下却跟着盘雷淼,可想而知盘雷淼的身份了。

见盘雷淼不便明言,陈启也没有过激的举动,只是拱拱手行了个礼。扯开了话题,闲聊起来。

······

“老爷,到了。”

两人正聊的尽兴,车厢的帘子外传来车夫的声音,城主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