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三十七章 蛇羹?

第三十七章蛇羹?

“盘家人吗?”

陈启喃喃自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那便不用找了,不瞒小兄弟你说,两个月前,这盲城来了两个女子,犬子陈耀上次就是得罪了这二人才被我关了两个月的禁闭。如果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盘家总教头盘盛霖一脉人士。”

陈启想着两个月前那两个女子,向盘雷淼说出这么一番话。

“什么?你可知那两个女子的长相?”

一听可能是盘盛霖一脉,那不就是自己一脉嘛。盘雷淼再也不能平静,心中掀起惊天骇浪。“如果陈启所言无错,想来应该是母亲和樱红了。只不过阿福呢?”

“两女子,一位年纪约莫四十,境界应是化血七段,身高六尺七,丹凤眼,罥烟眉,目生泪痣,唇若点樱,身穿白衣锦缎,訾晕簪,使得一手好棍。

另一女子黑发如瀑,散落背后以金环束发,眼似狐媚,眉若细柳,肤色略微偏黑一些,擅使飞刀。”

闻言,盘雷淼失去了判断。

“可有这二人画像?”

盘雷淼欲先看一下画像再决定。如果不是母亲和樱红,那就是白高兴一场了。

“这个,画像目前没有,我可以让画师一会画出来,这个您看犬子的事情。”

那两个女子当时在盲城有不少人见过,让画师来画,理当不出两个时辰便能画好,但是陈耀一声声的惨嚎响彻心头,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

“放心,只要你把盘家人的下落打听到,你儿子陈耀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

盘雷淼看了陈启一会,说完,向宴会厅内走去。

独子一人,思考一会,挥手招来两名家丁,安排好找画师画出两月前那两名女子的模样后,紧跟着进了宴会厅。

“辉月姐,怎么了?”

一进宴会厅,就见辉月抱着腿,满脸哀怨的看着小灰。

“没有好吃的了。”

辉月看着刚进来的盘雷淼眼泪汪汪的说到。

看到这一幕的王常李孙四家人,无不大跌眼镜,从没敢想过像辉月这种强者,竟然会对盘雷淼这么弱小的人露出这副模样。

“好了好了,一会再让陈城主帮你做一桌。不过,我想和辉月姐你商量一个事。”

坐到座位上后,盘雷淼安慰了辉月一句。

“什么事?”

抬头看了盘雷淼一眼,又低下头呐呐的说到。

“就是那个,你看这个陈耀,一直在那叫,也影响咱们的食欲不是嘛。要不你就把你的神通收了,换个方法惩戒他,咱们也好安静的吃饭不是。”

看了看辉月,为了能快点找到自己的家人,盘雷淼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行啊,简单,我去杀了他,这样他就永远闭嘴了,再也不会吵到我吃饭了。”

辉月那还不明白盘雷淼这是和陈启达成了什么协议,竟然利用自己。此言一处,王常李孙四家心中都把辉月归到了绝不招惹的一类。不交好,更不交恶,这人太喜怒无常了。陈启刚进来,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别,别,辉月姐,他这也最不至死啊。”

若不是听到盘雷淼后边这句话,陈启绝对当场和盘雷淼翻脸。

“哼,说说吧,你们出去谈了些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

看着盘雷淼有些焦急的表情,辉月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了,但是也不能白白被盘雷淼给卖了。

“也没啥,辉月姐,就是让陈启帮忙找些人,要不然凭我自己的力量,得找到什么时间啊。本来想带你去帝都品美食,但是我的家族——盘家被打散了。我想先把家人找齐。”

盘雷淼终于知道了辉月不高兴的原因,于是示意辉月附耳过来,向辉月解释了一番。

“那我要再吃十份锦鲤刺灵豚!”

听完,盘雷淼的解释,辉月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锦鲤刺灵豚这道菜早就听盘雷淼说过好多次了,但是却因为没人会做,到现在也没有吃到。刚刚在宴桌上才尝了几口,就被那个泼妇给闹腾的没有了食欲。

“好好,别说十份,只要辉月大人您出手放过犬子,别说十份锦鲤刺豚了,您天天来吃,我都给您备着这道菜。”

辉月刚说完话,盘雷淼还没有说啥,陈启就接了话。

“吃多少都管够吗?”

辉月看着这陈启,对于这个打断她和盘雷淼对话的行为,辉月感到很不爽。不过为了美食,他也没有打算太过于针对他。

“管够,肯定管够!”

陈启大喜,只要能够饶过陈耀,别说管够锦鲤刺灵豚,哪怕这姑奶奶想吃冰鱼炭烧自己也得想办法去搞一份。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陈城主你该不会认为我知道你家那个纨绔儿子在哪吧!”

看了看都不知道带路的陈启,辉月只好提醒他一下。

“哦,好的好的。四位今天宴会就先到这里,四位且先回吧。我带辉月大人去为犬子治疗一下。”

既然辉月同意了帮陈耀治病,显然是已经放开了昨日的事情,陈启也因此下了逐客令,毕竟后院内地也不适合他们这些外人进入。

“好的,既然辉月大人要为令公子治疗,那我等确实不适合待在这里了,我等便先告辞了。”

四人齐齐拱手,相视一眼,从侧门退了出去。出了城主府,四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位田治小哥,便先在我这城主府中院和前院随意走走可以吗?”

四人走后,陈启又看向了田治,毕竟他虽然是和盘雷淼二人一起的,但是也能看出他和辉月以及盘雷淼既不是仆从也不是随从,更不是朋友,后院肯定不能让他进了。

“当然、当然,后院之地怎么能是我这样一个糙汉子能进的。我无妨的,城主大人您不需要管我。”

田治连连摆手,他早就如坐针毡了,和一众化血融身级别的大佬坐一个桌上吃饭,压力太大,自己又不好主动走。现在陈启让他自己转转,他正求之不得呢。

“刘甜,带田治小哥在府内转转。”

“是,老爷。”

陈启吩咐在门外的侍女带着田治在府内随意转转后,当先为辉月二人引路。“两位,请这边走。”

“啊~老爷,对不起,对不起”

尚未到后院,一女婢端着一碗汤急急的向后院跑去,一个没注意,竟然撞到了陈启的身上。手中的瓷碗摔碎在地上,洒落出一段段长条的肉块。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肉块,辉月感觉有些熟悉,蹲下身来,捏起一块长形的白色肉块,

“怎么走路的?不是平时一直跟你们说,走路要小心,不要急急慌慌的。这么着急是要干什么去?”

扶起摔倒的婢女,陈启语重心长的说到。

“回老爷,是夫人,夫人从宴会厅被送回去后,就一直要吃肉羹。所以奴婢才如此着急的。”

“那个,我问一下,这是什么肉?”

辉月皱着眉,向婢女问到。

这个婢女显然不认识辉月,抬头看了看陈启,没有说话。

“说吧,这位是辉月大人,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见婢女没有说话,陈启心中还是比较得意,这婢女,有眼力见儿。

“回这位大人,此肉乃是蛇肉。”

见陈启都称她为大人,而且也允许自己会话了,婢女这才开口说到。

辉月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一旁的盘雷淼听到这话,却心中一沉。不由得想到“这陈启可真是有个‘好妻子’,陈耀可真是有个‘好母亲’”,自己这一次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走吧,先去给你儿子治病。”

出乎意料之外,辉月竟然没有发怒,只是脸色有些阴沉。一心只想快些治好陈耀的陈启,并没有发现辉月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小灰,你先留在外边吧。”

到了内房后,盘雷淼把小灰放在了门外,跟着辉月走了进去。

房间内,一床金银相间的席被间,躺着一面色惨白的男子,男子的腿间,一块寒冰散发着冷冽的寒气。

“哼,虽说我可以解掉术法,但可不代表我就此原谅他的冒犯。大惩可销,小戒不可无。”

解释了一下,辉月双手结印,如烈日之型,寒冰上竟然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光芒散去,寒冰消失,在床上留下一滩水渍。

陈启没有发现,在光芒散去之前,一枚细小的冰棱莫入了陈耀的体内。辉月的嘴角掀起了一抹邪笑。

“好了,去兑现你的诺言吧。”

拍了拍手,辉月笑着说到。

“那个,辉月大人,您不是说还要小惩吗?”

见辉月就这么好了,想到她说的‘大惩可销,小戒不可无’的话,陈启总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没事,小惩已施,别担心。我不会言而无信。”

弹了弹指尖,辉月瞥了陈启一眼。

“老爷”

房外,一个家丁跑到了陈启身旁,附耳说了一些话。

“哦,呵呵,那个小兄弟,那两个女人的画像已经出来了,不如我们先去看看如何?”

听完家丁的汇报,陈启笑着向盘雷淼说到。

“”行啊,那先去看看吧。也正好看看是不是我要找的人。陈城主还请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