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三十九章 蛊?

第三十九章蛊?

“母亲。”

盘雷淼轻轻的为完颜素素梳理着后背。目光忍不住看向了辉月,毕竟也只有她与母亲境界差不多,或许能看出些东西来吧。

“辉月姐,帮帮我。”

“我也不会看病啊,不过以你母亲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生病的。我怀疑你母亲可能是中了蛊。”

“蛊?”

这个从没听说过的东西,让场中之人,纷纷看向了辉月,等着她进一步的解释。完颜素素听到之后,若有所思。

“是的,蛊!按你们人类的称呼,你母亲是化血境,这个境界可谓是早已百病不生。而毒的话,想必你母亲也不可能这么舒服的躺在这里。所以我推测只能是蛊!但是也不能排除有我们未听说的毒药可以造成你母亲现在这个状态。”

辉月看盘雷淼着急,就大概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推算。

“蛊,那是什么东西?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

盘雷淼提出了心中的疑问,未知的东西,总是让人不能心安。

“蛊这个东西,其实和你们驭兽相似,只不过蛊是驭虫。在暗渊之西,有一个国家,精通驭虫驭兽之道,那边的天妖经常和那些国家爆发战争,这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知道了蛊之一道。

这蛊之一道,向来阴毒。以蛊着,可控人心神,掌人行为,握人性命。若真是蛊道,恐怕是有人想掌控你母亲的性命,或者借助你母亲的性命来达到某种目的。”

辉月大概的解释了一下蛊道常被用来做什么,却也是没有办法来解除这个东西。

“暗渊山脉之西,那不是历尘帝国吗?”

盘雷淼心中一沉,局势扑朔迷离,神武换天,帝国内还可能有历尘帝国的影子,似乎一切都乱了。

“如果是蛊的话,反而不用担心了,下蛊之人不可能让我死的。”

完颜素素突然开口说到。

“怎么回事?母亲”

盘雷淼听到完颜素素的话,有些不明就里。

“别问了,都是些陈年旧怨,不想再提了。樱红,你去给淼儿和这位客人收拾出两间房来。淼儿你们先休息吧,我有些累了。”

完颜素素似乎不想多说什么,盘雷淼也无从多问,只得告退。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樱红姐,我们暂时还不能在这里住,我们在同旅客栈定了房间,跟那城主府有些渊源,我担心会被他们发现。”

出的房门后,盘雷淼才说到。取出一张晶卡放在樱红的手上。

“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是还好我之前的零花钱都攒着,这张晶卡你拿着,有时间多给母亲补一补。”

趁着天色尚未太晚,路上还有稍许行人,盘雷淼几人返回了同旅客栈。

神武城,皇署。

一女子背对房门,盯着眼前的铜镜。铜镜中,赫然显示着完颜素素房间内的场景。

“来人!摆驾悦霖阁。”

女子招手喊道。门外一侍女安排下去,不久两队侍女执灯奋力房外。轻轻推开屏风,这才显露出其姣好的面容。其生意轻柔婉转,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凤袍加身之下,平添了几分威严。

“帝主到~”

悦霖阁外,不断地响起一声声高喝,传进悦霖阁中落寞男子的耳中。却说男子,本是三四十左右的面容,一身棕褐长衫,却一头银发,目光中,总是带有愁绪伤感。

“盛霖哥。”

神武悦文看到端坐于桌前的盘盛霖开口喊到。每每看到盘盛霖那一头银发,她心中总是忍不住心痛。

盘盛霖一动不动,身体直愣愣的坐在桌前,唯有目光中爆发出怒焰般的光芒。

“盛霖哥~”

身边了没人,只有她和盘盛霖,神武悦文脱下了平日坚强的伪装,双目中,带上了些许水雾,痴情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手指轻轻的挑起一缕银发,修长的手掌,捧起他的双脸。

“你为什么要对我生气呢?我只是追寻我的所爱啊。”

盘盛霖充满怒气的眼光如一把利刃扎在神武悦文的心上,表面上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朱唇轻启,印在了盘盛霖略显苍白的唇上。

“你知道吗?我盼着这一天好久了。你该是我的,我们才是青梅竹马不是吗?你为什么要选择完颜素素?不过,无所谓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是我的了,整个帝国都是我的了。没有人能够再管我要做什么,我该做什么。呵呵、呵呵、哈哈哈。”

说着说着,神武悦文忍不住笑了起来,可看到她的脸,才会发现,两道泪痕顺着眼角一直到脖颈。

“盛霖哥,你怎么不说话呢?”

神武悦文摸着盘盛霖的脸,双目带泪的问道。

“哦,是我忘了,为了怕你跑掉,你的穴位全被我封住了。不过这样也好啊,你就永远跑不掉了,嘻嘻,盛霖哥,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悦文好不好?要跟悦文永远再一起哦。啊,差点忘了,悦文今天来有很重要的事情和盛霖哥哥说呢,盘雷淼那个小家伙还没死哦,嘿嘿,竟然还找到了他母亲完颜素素,盛霖哥,你说我要不要派人去杀了他呢?哎呀,好烦,当初答应过盛霖哥你放过盘家的。可是悦文好担心他们会来跟悦文抢盛霖哥哥。”

听着悦文的话,盘盛霖的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他怎么都想不到,当初那个天真无暇,跟在他身后跑的小姑娘,竟然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喜怒无常,神经质一般。

“啵”神武悦文坐在盘盛霖的膝盖上,狠狠的亲了他一口,起身,把盘盛霖抱了起来,放在床上,使他躺平,凤袍一摆,熄了整个悦霖阁的光辉。

一夜,眨瞬即逝,天色刚亮,同旅客栈中,盘盛霖的房门便被田治敲响了。

“淼儿哥儿,按照计划,我们今天该回去了。如果时间过长,我这边不好说啊。”

一进盘雷淼的房间,田治就说到。按照正常的行程,贩运队自今日起便要启程返回了。现在这贩运队都全灭了,田治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嗯,确实也该回去了,办完事情,我也该离开了。给你,这是今日的解药。”

盘雷淼反手取出一颗丹药放到了田治的手中。

几人收拾一番后,尚未出门,便见昨日陈启身边的家丁从客栈门口迎了进来。

“见过辉月大人,见过公子。”

以来,这个家丁先见了个礼,然后才说到:

“我家老爷在府中备好了酒席,昨夜连夜遣人去寻的紫灵鼠,幸而得之。特派小人来请二位前往用餐,以聊表我家老爷心意。”

“嘿,正好我有事情找他,那咱们就去吧。辉月姐,我跟你说啊,虽然我没有吃过紫灵鼠,但是听过好多次。据说其肥嫩鲜美、油而不腻,而且灵气含量极高,口感爆棚啊。”

盘雷淼没有拒绝,正好想着让陈启帮自己选一辆角车,也准备去城主府一趟。

“三位请跟我来。”

家丁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带路。

出得了客栈,一辆豪华的角车停在当街。正是陈启昨日乘坐的那一辆角车。坐上马车,这一次田治也享受了一回角车内部的待遇。时间不长,角车急停,城主府到了。

“哈哈,辉月大人,小兄弟,今日是陈某失礼了。实在今日事务有些繁忙,无时间亲自去请三位了。”

“无妨、无妨”

辉月在外人面前依旧一副冷酷的模样,盘雷淼连道无妨,几人于昨日宴会厅落座。

“昨日陈某派人去寻了近半夜,终于寻得了紫灵鼠,今日特意烤来,以感谢辉月大人的宽宏大量。”

陈启微微举杯向辉月和盘雷淼感谢到,盘雷淼举杯,一饮而尽。辉月微抿一口,放下了酒杯。对于酒这种东西,她一直不知道味道好在哪里。

见三人酒饮已过,立于桌边的一人,打开了一直扣在桌上一道菜。盖子一开,香气四溢。但是盘雷淼感觉这香气似乎很熟悉。

只见那人刀法娴熟,挥刀如电,一片片紫灵鼠肉被割下。肉分三盘,片片晶莹剔透,透过薄薄的肉片,对面人的形象依稀可辨。

“辉月大人请用、小兄弟请用。”

见那人将肉分好后,陈启将两盘肉推到辉月和盘雷淼的身前。

肉蘸上红色的酱料,包裹在荷叶饼中,一股别样的味道在口中爆发。让辉月不自禁的微微闭眼。

“这竹鼠做的味道不错。”

辉月一开口就令人哭笑不得。要说起来,这还是得怪盘雷淼。原本辉月一直称呼为灵鼠的,硬生生被盘雷淼带偏成了竹鼠。

“额。。。竹鼠,确实,这紫灵鼠和竹鼠的习性一样,不过此鼠喜食紫云竹。”

陈启听到辉月的话,十分尴尬的说到。

“额,陈城主,莫要大惊小怪,辉月姐家中养着一竹林的紫灵鼠。”

盘雷淼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激动,自己吃了整整三个的紫灵鼠啊。这估计只有帝主才能有这享受了吧。

“对了,说起陈城主,我们今天过来,其实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您。我们准备出行一次,还望陈城主能准备三匹上好的角鳞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