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四十七章 怪异苏可渣

第四十七章怪异苏可渣

“就在你脚下。想要找我报仇吗?”

懒得再与他们扯皮,直接把最不幸的消息告诉了这些妇女。

“什么!!!”

听到盘雷淼这句话场中一片哀嚎。

妇女们对他怒目而视,原本以为盘雷淼说所有人都死了,是在开玩笑,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就凭他怎么可能是那么多人的对手?

“你想死啊!快告诉我们,我们的男人去哪儿了?”

一时间院外的妇女们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自家男人到底在哪儿的事情上。

“我再说一遍,就在你们脚下。”

而这时恰好一阵风吹过,卷起一地雪花。露出了埋藏在下面的一杆刀柄。

“这不是李罗的兵器吗?”

一声惊呼把院外的妇女们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真的是??????”

只见场中一名二八年华的少妇跑了过去,看着裸露与雪面的刀柄,捂着嘴,身体颤抖,强忍着没有痛哭出声。

慢慢的跪倒在地,双手把旁边的堆雪刨开,显露出两节断刀。

“老罗!!!”

把两阶段到拼在一起之后,少妇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哀嚎出声。一边哀嚎,一边继续向下刨着。

随着少妇向下刨得越深,范围越宽,显露出了越来越多的兵器,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妇女加入到了刨雪的队伍当中。

“这这,是老严的兵器。”

“这是李金三的烟杆!这可不得了啊,李金三可是她李优颜的叔公。竟然。。。”

“这里,这里是遇见和李肆严的兵器。”

渐渐的大部分人的兵器都被翻了出来,可是,仍然不见一具尸首。

虽尸首不见,但是这一地的兵器也足以说明李家寨的男人出了事情。

“李优颜,滚出来!”

“滚出来!”

“滚出来!”

刚回到房间内,刚刚把若彤哄得开心了,院外妇女的叫声又喧嚣了起来。

“滚啊!!!”

盘雷淼一声怒吼,真的四周积雪簌簌落下,可是这一次,却没有震慑住院外的妇女们。

“小伙子,现在是我李家寨的事情,跟你们这些外人无关。你还是不要插手我们李家寨的事情比较好吧。要不然,即便小伙子你是武道士,可是我们整个村子加起来,虽然不能给您造成多大麻烦,但是溅您一身血就不好了。”

从妇女人群中,颤颤巍巍的走出来一位拄着龙头拐杖,头发花白的老妇。目光有神而犀利,完全不像一个垂暮老者。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看着这个老人头发都花白了,盘雷淼也不好重言相向。

“没有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一下李优颜。”

老人似乎有些地位,从她出来后,院外的妇女们竟然安静了下来。

“你们无非就还是想问李家寨的男人去哪了而已吗?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就在你们脚下吗?或者你们想知道是谁下这么狠的手,竟然屠杀所有人是吧?我都可以告诉你们。杀人者,我,盘雷淼。你们如果又想报仇的,尽可以放马过来,但是,如果是敌人,我可就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放过你了。”

以李优颜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不适合和这些村妇打交道,谁知道她如果出面,这些村妇会说些什么伤人的话。盘雷淼也大概能猜到这些妇人想问什么,索性干脆了当的把事情全都挑明了。

“你!”

老妇人情绪有些激动。这时,又一群女人从村中缓步走了过来,停在了李优颜家门外。看着和老夫人对话的盘雷淼,其中一身着锦袍,头戴金叉的女子开口了。

“雷淼小哥有礼了,敢问贩运队队伍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八日前,应该是小哥和辉月你们二人与贩运队一同前去的盲城吧。怎得只有您二位回来了?其他人呢?”

看着上前询问的女子,盘雷淼心中一沉,他最不想提的事情,还是被人提了出来。

“他们,死了。。。。。。”

看着锦袍少妇的眼睛盘雷淼十分低沉的说到。

“死了?又都死了。。。完了,李家寨完了。”

听道盘雷淼的话,拄着拐杖的老妇人,身体一颤,口中喃喃自语。

“这位姑娘,敢问您是贩运队哪位家属?”

除去李谦外,盘雷淼对于贩运队队伍成员感觉都还是比较不错的。虽然交集不多,但是面对山匪时,能够豁出性命保护村民的财产,对于他们这种品行,盘雷淼还是十分敬佩的。

“小女子李苏氏,名可渣,夫君乃是贩运队队长李谦。后边的都是其它贩运队队伍成员的家属。这到了该返回的日子了,却一个人都没回来,这准备出来找一找,正好看到你们在争论。这不就想来问问你。没想到,没想到他们竟然。。。”

说着说着,苏可渣忍不住落下了伤心的泪水。其模样娇艳欲滴。

“你说,这可,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啊!”

说着,如茭白般修长的手牵起盘雷淼的手,声音酥软伤心中带着娇柔,让人忍不住心疼。

原本还想着李谦的妻子,肯定是知道李谦的计划的,被苏可渣这一哭一牵,盘雷淼心中一软,口中的话又咽了下去。

“这个,谦嫂,你看这么多人,您这样也不太好,李谦大哥他们是在和山匪战斗中牺牲的,您别太过伤心了。”

安慰了几句,盘雷淼想把手抽回来,却不止怎么的另一只手摸上苏可渣的手背,其软糯触感竟让自己有些爱不释手。从苏可渣的手中抽出来之后,盘雷淼感觉心底酥酥痒痒的。

“咳!”

看着盘雷淼都从人家手中把手抽了出来,还一脸猪哥像盯着苏可渣看,在屋内的辉月轻咳一声,这一声落在盘雷淼耳中如晴空霹雳,极地冰寒。整个人的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刚刚是怎么了?好怪异的女子。”

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状态,盘雷淼意识到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那种感觉,似乎是前几天猛然见到樱红姐,又要分开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