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五章 成年礼开始

第五章成年礼开始

“嗯?哦,小淼儿啊!能让爷爷看看你选的什么兵器吗?”

虽然早已经看到了盘雷淼选中的兵器,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到。

“当然可以了,族老爷爷”

说着,盘雷淼便将巡狩递给了老人。

“原来是它啊!你知道它的名字吗?要知道,这把斧头,在藏兵库存在的年头我都记不清了,可是还从不知晓它的名字啊。”

老人抚摸看着布满铜锈的斧身感概道。

“族老爷爷,这把斧头应名“巡狩”,这是我与它心生感应得名字。难道我们盘府自始以来无人使用过这把。。。嗯。。神兵吗?”

盘雷淼听老人说不知其名,心头更是泛起了疑惑。

“是啊,盘府成立近千年来,尚无人用斧。算了算了,都是些伤感往事,选完了兵器就快走吧,老头子累了需要休息。”

正说着说着,老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不耐烦起来。

“唉,族老爷爷,您跟我说说啊,我这那把斧头我该怎么用啊!”

然而没有理会盘雷淼得叫喊,老人蛮横得一把提起盘雷淼,扔到寻兵府外,“咣当”一声,就关上了门。

任凭盘雷淼在门外敲门,也再无声音。

“淼儿,你出来了,选了柄什么兵器?”

盘盛霖得声音在盘雷淼得身后响起。

“父亲,你,一直在这里吗?”

猛地听到盘盛霖得声音,盘雷淼回过头,有一些惊诧得问道。要知道,虽然盘盛霖名义上是盘府总教头,但是每日的事情还是不少的。平日对盘雷淼的关心也很少。

“你这小子,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等你,只是恰好过来而已。让我看看你的兵器,一会还得带你去选武技。”

盘盛霖板着脸说到。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盘雷淼心里知道,父亲从来都很关心自己,只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对自己有太多的关照而已。一边想着,盘雷淼从背后取下巡狩,拿到面前。

“诺,父亲,就是它了,巡狩斧”

盘雷淼带着一丝苦笑说到。心中对于自己要把斧兵做为日后的兵器就感觉与自己的理想画风明显不符。然,灵命如此,也不得不接受了。

当盘盛霖看到这把斧子时,明显一愣。却没有拿过来。

一来,武者得兵器,轻易不能假他人之手;二来,这把兵器据他所知,在藏兵库数百年了,无人能用。要知道当初得盘盛霖也尝试过与此兵沟通,却无半点回应,且拿都拿不动。即便现在,盘雷淼拿出来了,盘盛霖都不敢尝试去接过来一看。

如果儿子都能拿动,自己还是拿不动,就太丢脸了。

只见盘盛霖眉头渐渐得皱起来。

“这把斧头,都已经破损到如此地步了,你拿它来干啥?当玩具吗?还选把斧头,你是想去砍柴吗?”

听到父亲如此得质问,盘雷淼明显一愣。虽然兵器不好,但这也是自己日后得伙伴,被盘盛霖这么一说,心里一滞。

“父亲,兵无好坏,事在人为,这不是您经常教导我的吗?”盘雷淼被父亲一训,巡狩虽然确实不咋地,还是容不得父亲如此说它。

“罢了,这是我很久之前在武技阁找到的唯一一本关于斧技的武技了,你也不用去武技阁了”

盘盛霖随手丢给盘雷淼一本武技,快步离去。免得被盘雷淼看到自己涨红的脸色。

看着盘盛霖离去的身影,以及面前的一本斧技,盘雷淼的脑子似乎陷入了混乱之中。

“明明看不起巡狩的父亲,为什么擅于用枪的父亲会有武技阁唯一的一本斧兵武技?这武技,很明显不是父亲为我准备的,那只可能是父亲自己练的。可是整个藏兵库只有巡狩一把斧兵!巡狩,难道你还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吗?”

心里这样想着,盘雷淼不由得看向手中布满铜锈的“巡狩”。

等到一天的训练结束,盘雷淼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在樱红的服侍下洗漱后,才有时间看盘盛霖扔给他的那本武技。

翻开武技,映入眼帘的是“斧·劈砍技”四个大字。其内言:

“斧者,慧之用具。夫唯灵诞之际,斧伴而用之。其用在于伐也......”(斧头,是智慧生命智慧诞生之时使用的工具。在灵智产生之际,斧头便伴随而产生使用,其功能在于砍伐)

看完整本武技,盘雷淼感觉自己的大脑完全不够用了,整个武技书,关于武技的讲解就一页,其余的全是关于斧兵的阐述,从斧头诞生的原理,到用途,到演化成兵器的使用,洋洋洒洒。

斧技的锻炼,按照武技书上写的,就是要自己去做个砍柴工,站着砍、坐着砍、走着砍、跑着砍,完全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就是不停的砍下去。砍掉所有需要砍去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除去训练使用幻轮椅外,盘雷淼有了新的训练项目,而盘府的的一部分小厮也轻松了许多,只需要每天去练武场,将盘家小少爷砍的柴清理掉就完成了每日任务。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盘府的柴房,竟然被填满了一半。

武历三千年四百八十二年七月十六日,盘公府后院。

“嘿”

“啪啦”

“哈”

“啪啦”

伴随着呼喝声,一块块木头被分成两半,仔细看,被分成两半的木头切面光滑如镜。在晚阳的余晖下可以看到,盘公府后院中,已经堆了有一人多高的柴垛。

“咚,咚咚......”

忽然间,一阵鼓声响起。随着鼓声的落下,演武场上的喧嚣声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滴答~”

几滴汗珠顺着砍柴少年越发坚毅的脸庞的落在布满铜锈的板斧上。

“这是要进行动员了啊!”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随手将“巡狩”放在背后,盘雷淼自语到。随即也转身向演武场走去。

等盘雷淼进入演武场时,十几名即将参加成人礼的盘氏子弟已经站成队,父亲盘盛霖,家主盘羯瞳以及几名长老,早已在讲武台上了。

“大家好,想必大家应该都认识我吧,我是咱们盘氏当代家主。明天,将是一年一度的成年礼了,是你们从孩童,步入成年的时刻......”

上面家主的洋洋洒洒的讲话,下面的人们听的头昏脑胀昏昏欲睡,一如官僚的作风。

“好了,借来就让盛霖给您讲一下成年礼需要注意的事项”

好不容易才等到家主发完话,底下的人听到要讲第二天成年礼的注意事项,赶忙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

要知道,成年礼一个不注意,可能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随着盘羯瞳发完话,盘盛霖也随之站到前面。

“我呢,也不多说,主要给你们讲一下注意要点:

首先,第一条,成年礼展开的地点,是帝国南方边境的暗渊山脉,暗渊山脉,延绵数万里,其深度,尚未可知。成年礼的范围为:暗渊山脉内五百公里范围,再深入,偶尔会有锻骨境界妖兽出现。而锻骨境,是你们难以抵抗的。

第二条,成年礼目标:猎杀如凡级野兽--墨豹一头。墨豹对于现在的你们而言,只要足够小心,还是有可能猎杀成功的。墨豹,其速度堪比锻骨境的武者,其爪牙之锋利,能够轻易划破锤皮中期武者的喉咙。这些,对你们而言都是最危险的。

但是,墨豹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其防御力,极为薄弱,哪怕是四个月前的雷淼,如果能够攻击到墨豹,也能对其一击必杀。

第三条,成年礼,不允许合作击杀,一经发现,断去四肢,发配罪城。

需要注意的事情呢,大概就这么多,这三点,是一定要注意的,其它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当是你们这一趟的磨练了,自行总结或者查阅资料。”

话说完,场内的青年俊女,都沉默了。

虽然早就了解了墨豹的凶险,但是被盘盛霖这么一说,他们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墨豹的凶猛。成年礼中,一个失误,可能就魂飞杳杳了。

“行了,大家也别太紧张。我们盘氏子弟,要不畏艰难,迎难直上。接下来,大家呢,都不要继续训练了,出去放松放松,好好休息一下,备战明日成年礼。”

听到家主的话,十几名盘氏子弟爆发出一阵阵的低吟。

“盛霖啊,你觉得,这次我们的人能安全回来吗?”

离开演武场的路上,盘羯瞳向盘盛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