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盘记

第一卷 神武帝国 第七章 暗渊山脉

第七章暗渊山脉

飞舟启动瞬间而出,第一次乘坐飞舟众人,一时间,纷纷似葫芦一般跌倒在地。

等到众人再次站起,从飞舟外窗望去,一片蓝天,点点白云点缀其上。依稀能看到的地貌,却已不是熟悉神武城。至于是何地,对于从未出过远门的少年少女而言,极其陌生。

“真是一副晴空玉云好景色啊,真美~,三婶的话,一定会很喜欢这种景色吧。”

这是唐家队伍中,一个小女孩说的。而他口中的三婶,正是皇庭十三公主。

“也就你们这些孩子第一次出门的对这景色大惊小怪。此去南行六十万三千八百公里,行程近半个月。不出七天,你们就会厌烦了,接下来才是难熬的时间。”

余客从操控仓出来,正听到有人如此说,不得不先给这些孩子打打预防针。其它地方也不是没有出过有人忍受不了这种十几天如一日的景色,而性格大变的。

“怎么会受不了呢?唐燕儿说的没错啊,这景色确实不错啊。余叔,你夸张了吧?”

余客的话音刚落,唐家队伍的一个小胖子就迫不及待的反驳到。

“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余客并没有和小胖子计较。

“行了,你们收拾一下,各自找个房间住下,飞舟后舱有训练场地,前厅有娱乐场地,接下来的半个月,没人会限制你们行动。各自去休息吧。”

“哦耶!”

随着余客的话音落下,皇室队伍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身为皇室子弟的他们,自小便承受异于常人的压力。这一时听说没了管制,情不自禁的便喊了出来。

而余客也没管他们,算是给他们成人礼前的一点放松时间。

四支队伍,各自分散开寻找自己的居所。余客也没给他们分配,自然就是先到先得了。

“喂,这个房间,我看上了,你去换一间吧。”

盘雷淼刚准备进入自己选好的房间,却听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说你呢!盘雷淼!”

本欲不做理会的盘雷淼,手刚放在门上,一声大喝从背后传来。还没选好房间的人,纷纷驻足,看向这纠纷地。而已经进房间的,听到走廊上的声音,也都打开门探出头来,看这热闹。

“是六皇孙”

“六皇孙,不知他为什么针对盘雷淼啊!”

“还用问嘛,他盘雷淼是残废,你们不会不知道吧。他也有资格住这么靠前的位置吗?听说啊,他小时候,还差点受污秽之辱呢”

“对,对,这个我也知道。好像因此盘家还平了贫民窟。”

一时间众说纷纷,听的盘雷淼,面色涨红。儿时的事情,是他一生都不愿回忆的耻辱。

“凭什么?”

盘雷淼瞪着双眼问道。

“呵,凭什么?就凭我是皇室子弟,你不是;就凭你是残废,兵器也是破铜烂铁;就凭你曾经连贫民窟的地痞都打不过;最重要的,就凭你干不过,凭我实力比你强。你是服也不服?”

“你、”

听闻此话,盘雷淼的一只手,直接摸上了巡狩斧。

“说什么呢你?”

就在这时,盘雷淼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按住了。

“淼弟,别冲动。这里人太多,而且他毕竟是皇室。”

盘启明按住盘雷淼的肩膀,避免他动兵器的动作被人发现,同时凑在盘雷淼的耳边轻声说到。

“什么时候,我们盘氏能任人如此欺负了?盘家家训,忍一时之气,必时时受欺,退一时之步,必步步落后。”

盘阳话语未落,一拳,便砸在六皇孙的腹部。

“啊~”

这一拳下来,直接让六皇孙弓起腰,如同那炸熟的海虾。

“你,你竟敢,呼~嘶~你竟敢打我!”

剧烈的疼痛,让六皇孙说话都显得不那么连贯。

在场的众人也都被盘阳的举动惊呆了。要知道,六皇孙是十三公主最疼的子侄。而十三公主,那可是个狠人。新婚之夜废掉新郎,到现在都难以行人事的狠角色。盘阳或者说盘家,哪来的胆子?

“嘿,我有何不敢?皇帝陛下可向来都是鼓励无伤残的争斗。更何况,我盘家之人,也不是一个认贼做父的人能欺辱的。”

一句话,震惊全场。盘阳嘴角微微上扬,一种邪魅感油然而生。看的在场的姑娘,花心一荡。

“你!”

六皇子还想说些什么。

“够了!还不嫌丢人现眼吗?”

六皇子话未出口,便被嫡皇孙喝止。

“这件事,到此为止,所有房间,先到先得。有什么恩恩怨怨,暗渊山脉再解决。在飞舟上闹腾,仗着有三位长者,丢不了性命是吗?”

“嫡皇孙,你这是准备排除异己,顺便想要提前给我们扣帽子吗?”

神武昌明话语未落,盘启明便开口说到。

“行了,嫡皇孙不会这么做,都回去休息吧,等得到了暗渊山脉,每个人都会分散开,每个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不会出现你说的情况。”

盘阳打断众人的谈话,直接拍板定言

“走吧,走吧。”

众人听闻,各自陆续返回自己已选定的房间。就连嫡皇孙,亦反身回去。最后,场中只余三人。

而余客四人,此时正通过主舱的映像光屏,看着这一切。

“你家盘雷淼是个狠角色啊。差点就动兵器了啊。这真是发起疯来,啥都不顾啊。”

看着一切争斗结束后,对盘盛霖说到。

“行了,他的心里创伤,只能他自己治愈,外人又插不了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不用管他们。走了,去喝酒。”

见众人已散,盘家人也没有吃什么亏,从盘启明露面时,盘盛霖就知道盘雷淼肯定不会有事了。盘盛霖心情大好。

“哈,难得你主动要去喝酒啊,走,凌风,唐卅,今天不把盛霖喝到,以后可就再也抬不起头了啊。哈哈哈~”

而众人没看到的是在走廊上,还剩着三个人。

“伟哥,这事就这么算了?”

见六皇孙目光阴寒的盯着离去的盘家众人。一对唐家的双胞胎,凑在六皇孙身边问道。

“算了?怎么可能!盘雷淼、盘阳,暗渊山脉,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哼!”

“那伟哥,这你住哪?要不就住我们兄弟俩给你占的房间吧。”

“现在也只能住那了。”

揉了揉尚还剧痛的腹部,六皇孙在唐氏双胞胎的搀扶下才站起来返回唐家双胞胎之前给他占据的一个房间。

盘雷淼的房间中,盘家众人都在。

却见盘阳对着盘雷淼训到。

“淼弟,不得不说你,这次你真的冲动了。盘家,毕竟是神武帝国下的第一家族。仍居于皇室之下,你可想过,要是你动了兵器会是什么后果?要不是启明按住你,你现在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还说他呢,盘阳你不还是动手了。”

盘启明一脸鄙视的看着盘阳。

“我动的是手,又不是动的兵器,只要不会发生命事,余客就不会管啊。你看,要是淼弟拿出兵器来,你觉得余客还会不管吗?”

听盘启明的话,盘阳满脸不在乎的说到。

“懒得管你们了,但是,记住一件事情,据我所知神武甫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我估计这事还没完。这次成年礼,大家都要小心。不光是淼弟和阳哥你俩,我们所有人都要小心,以防神武甫伟找不到淼弟和阳哥,报复他人。”

“知道了”

在八九人的知道中,盘阳和盘雷淼两人的话,格外让人无奈。

“来就来呗,我盘阳怕他?”

“我也不怕。我会让他知道“巡狩”不是破铜烂铁,我盘雷淼,也不是废物。”

听盘阳和盘雷淼这俩货的话,好像还期待六皇孙去报复他俩似的。盘启明不禁抬手扶额。

“两位大哥,人家是皇室啊。咱能不起冲突最好啊。”

“切~”

二人一脸不屑的表情。着实让盘启明无语至极。

却说唐氏双胞胎的房间。

“忆情、情老儿,我神武甫伟,可是一直拿你们两个当兄弟的。现在我被人欺辱了,你们是不是该帮我出口恶气呢?”

摸着仍隐隐作痛的腹部,神武甫伟对唐氏两兄弟说到。

“六皇孙,我兄弟二人,跟你从小一起玩到大,更别说,我们唐家和您都是十三公主麾下,你有事,我们二人怎么能不帮你呢。你有什么计划,就直说吧。”

“那这样,等到了暗渊山脉之后······”

“嗯~嗯~”

一阵密谋之后,冲突过后,飞舟上恢复了平静,随着时间过去,飞舟偶尔会传出几声抱怨,偶尔六皇子遇见盘家之人,面色阴沉的擦肩而过,远远的,还能听到六皇子的冷哼。

“哐当~唔~嗡~嗡~嗡——”

随着飞舟的一阵摇晃,四条长梯从飞舟伸缩而下。

“少年们,暗渊山脉到了。休息一天,明日,成年礼,正式开始。”

再次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少年,还没醒过神,就听到飞舟的扩声器中传出余客声音。

“到了,终于特么到了。”